《魔兽世界》中的阵营势力)

小融联盟, 时间:2019-08-14 01:46:31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暴风城人类铁炉堡矮人诺莫瑞根侏儒达纳苏斯暗夜精灵埃索达德莱尼《燃烧的远征》、温蕾萨·风行者领导的吉尔尼斯狼人《大地的裂变》、土水派熊猫人熊猫人之谜》、维迪卡尔的光铸德莱尼

  高贵的联盟种族,崇尚力量、牺牲、荣耀、传承、正义、公正,无数的成员将他们的科学技术、魔法奥秘和精神智慧贡献给了联盟,旨在建立一个和平公正的世界,并在这片伟大的土地上贯彻他们的信念。

  主要由由暴风城的人类、铁炉堡矮人诺莫瑞根侏儒达纳苏斯暗夜精灵埃索达德莱尼燃烧的远征》、温蕾萨·风行者领导的吉尔尼斯狼人大地的裂变》、熊猫人熊猫人之谜》维迪卡尔的光铸德莱尼、泰罗古斯裂隙的虚空精灵库尔提拉斯的人类,与部落是敌对阵营。

  伯瓦尔·弗塔根(新任巫妖王)、马迪亚斯·肖尔、海军上将泰勒(已故)、空军上将罗杰斯

  白银之手(灭亡)、血色十字军(灭亡)、银色黎明、银色北伐军、银白十字军、灰烬审判军

  研究显示人类是住在诺森德的野蛮维库人——半巨人战士的后代。几千年以来,早期的人类主要是以分散的部落形式生活的,直到逐渐增长的巨魔帝国势力迫使他们统一起来。由此,阿拉索帝国和他的首都,激流城,诞生了。

  然而,在长达几个世纪的和平后,日益繁荣而独立的阿拉索帝国城邦开始分裂成若干个王国。激流城虽然改名做激流堡,往日的实力犹存。

  然而,灾难还是发生了。在第一次兽人大战中部落兽族降临在艾泽拉斯世界并蹂躏了暴风城。暴风城的幸存者们,包括年幼的王子,瓦里安·乌瑞恩逃到了洛丹伦。

  在那里,七个王国的领袖毅然决定重新联合,组成洛丹伦联盟。重新统一后,人类的勇士们在第二次兽人大战中成功地击溃了部落。维护洛丹伦联盟的费用远远高于最初的预期,各国之间出现紧张的局势。由于不愿付出,吉尔尼斯和激流堡的国王选择从联盟中撤回他们的王国。

  进一步的灾难降临,洛丹伦王国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神秘的瘟疫,成千上万的人死去并转化成亡灵,成为了巫妖王的仆人。即使是洛伦丹的王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也被巫妖王控制,导致阿尔萨斯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到达诺森德,在那里与他的主人合并。

  但是发动瘟疫只不过是燃烧军团为入侵做的准备,他们一直企图杀死艾泽拉斯上所有的生命。当燃烧军团的袭击时,人类和其他种族联合起来取得了第三次战争的胜利但付出沉重的代价。联盟和部落的成员在诺森德联盟办起了独立的活动,他们的努力导致巫妖王的决定性的失败。

  自从洛丹伦沦陷之后,暴风城王国已成为人类的最强大的堡垒和最强大的力量。瓦里安·乌瑞恩国王殉国后,在安杜因·乌瑞恩国王的领导下,人民坚守暴风城的荣誉和正义原则并捍卫他们的村庄和他们的家庭。虽然人类在艾泽拉斯是年轻的种族,具有坚强精神及适应能力的他们曾经面对过许多挑战。他们持续的适应和重建的能力使他们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成为一支重要的势力。

  在魔兽世界7.0《军团再临》的破碎海滩情景战役中,瓦里安·乌瑞恩国王被古尔丹杀害,王子安杜因·乌瑞恩继承王位成为暴风城国王。

  安杜因的父亲作为一名传奇战士,希望授予他高尚的作战技巧,但他却发现自己更喜欢外交的学问。他从魔法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处习得了外交学的学识,而他的导师,先知维伦则教导了他圣光之道。

  在潘达利亚的战役中,联盟部落的冲突进一步恶化。安度因的调停似乎毫无作用,但他没有放弃,阻止了潘达利亚隐秘的黑暗能量的肆虐。在勇敢地与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进行正面对抗后,安度因阻止了煞的邪恶能量,但也几乎被这股力量所杀。

  安度因从重伤康复后,他继续致力于调和联盟部落新酋长沃金之间的紧张关系,因为那正是双方联手进军德拉诺,对抗钢铁部落的重要时刻。而当现在燃烧军团再次大举入侵之时,安度因已经越加明白没有牺牲,就没有和平的道理。在他抵抗恶魔进军,拯救生命之时,他也知道只有进行必要的战争,才能最终迎来和平。

  可选职业:战士,圣骑士,牧师,法师,萨满,猎人,潜行者,术士,死亡骑士,武僧

  大胆而勇敢的矮人族是一支古老的种族,它起源于早期世界的泰坦用具有活力的石头创造的土灵。由于一种被称之为血肉诅咒的疾病,矮人们的土灵先祖们经历了一次蜕变,他们的岩石兽皮变成了柔软的皮肤。

  最终,这些血肉之躯自称为矮人族,并在被雪覆盖的卡兹莫丹顶峰开辟出强大的铁炉堡。

  经过漫长的许多个世纪,三个矮人部族——铜须部族、蛮锤部族和黑铁部族,在强大的高山之王莫迪姆斯·安威玛尔的英明统治下团结地生活在铁炉堡。莫迪姆斯去世时,三个部族之间的局势变得紧张,为了争夺城市的控制权,他们之间爆发了战争。

  因此,三锤之战开始了。这场残酷的战斗持续了许多年,直到铜须部族赢得了铁炉堡的唯一所有权并把它的对手们驱逐出去。这场战争断绝了三个部族之间的所有联系,他们各自继续造就他们新的命运。

  当兽人部落入侵艾泽拉斯时,铁炉堡的矮人族主动加入了联盟阵营。在麦格尼·铜须国王的率领下,铁炉堡强壮坚韧的居民成为了联盟军队的骨干,一次又一次击败了兽人。

  从那时开始,铁炉堡的矮人族一直是联盟中的一支重要力量。除了沉湎于战争的前景,矮人们也一直很想知道过去他们被施法的真相。由于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矮人考古学家的努力,他们知道了很多关于种族的起源和土灵遭受血肉诅咒的情况。

  尽管如此,还有很多未解之谜,矮人们仍在继续挖掘艾泽拉斯的古代遗址来寻找答案。命运的转折使敌对的部族在经历了数个世纪的分离之后重回铁炉堡…

  反常的自然灾害开始动摇艾泽拉斯大部分地区,在这之后发生了大地的裂变,矮人们的土地也未能从这场灾难性的巨变中幸免。一连串猛烈的地震撕裂了铁炉堡周围的地区,将定居点变成了碎石堆,夺走了许多无辜矮人的生命。

  为了查明世界性灾难发生的原因,麦格尼国王无私地进行了一场与大地对话的神秘仪式。然而,这场古老的仪式出现了出乎意料的结果:麦格尼变成了金刚石,与铁炉堡的深处相融合。在接下来的权力空虚期间,和他疏远已久的女儿茉艾拉——曾下嫁到受人鄙视的黑铁部族,暂时继承了铁炉堡的王位,并且封闭了这个城市。

  若不是暴风城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和他的儿子安度因王子的干预,她的鲁莽行为可能已经招致另外一场内战。在瓦里安的指导下,通过三锤议会,铁炉堡的控制权从此被平分为三份,分归铜须部族、蛮锤部族和黑铁部族。然而,由于部族之间的怨恨和偏见恶化,议会的最高统治地位仍然有所变数。

  穆拉丁·铜须是麦格尼的弟弟,参加过对抗巫妖王的战争,他来代表铜须部族。

  弗斯塔德·蛮锤,着名的狮鹫骑手,也是他的部族的大领主,代表蛮锤部族。茉艾拉·索瑞森,由于她的血统,是铁炉堡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代表黑铁部族,黑铁部族曾由她已过世的丈夫达格兰统治。

  尽管有着不同的背景和理念,三个代表都承诺为了铁炉堡的利益团结起来进行统治。

  聪明、生机勃勃并且阴晴不定的侏儒在艾泽拉斯文明的种族中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矛盾体。这个种族是杰出的发明家,并有一种无法抑制的乐观性格,但是它也遭受过背叛、迁徙甚至是接近种族灭绝。

  在面对这种灾难时他们具有一种非同寻常的乐观精神,象征着侏儒们真正不可动摇的精神。

  作为一种身材较小的生物种族,侏儒通过他们集体的智慧和抱负在艾泽拉斯大陆上崭露头角,使比他们大的伙伴们黯然失色。

  侏儒是着名的机械工程师、技师,由于他们对世界上的科学知识的了解以及将上述的知识转化为令人惊讶的工具、车辆、盔甲和武器而广受尊敬。

  在第二次战争之前很少有人了解侏儒的历史,甚至连他们自己也不甚了解。许多侏儒集中于有远见的且独出心裁的思想;很少有关于历史或者非科学方面的记录。尽管如此,最新进展发现了史前机械侏儒的证据,他们是由泰坦创造,来帮助塑造艾泽拉斯的土地。就和泰坦创造的其他生物一样,这些帮手遭受了血肉诅咒,然后他们就变成了今天大家熟知的侏儒种族。

  这段历史直到被矮人发现之后的数个世纪,侏儒才被认为是一种独立而重要种族。 矮人们很惊讶这些更小的“同族”(由于他们也是被泰坦创造并同样遭到诅咒)的才智与敏捷,他们协助侏儒在丹莫罗的山麓丘陵建造了首都城市诺莫瑞根,临近矮人族的首都铁炉堡。侏儒们从它们奇妙的科技之城里为矮人族、人类和高等精灵的联盟在武器、交通工具和强有力的军队方面提供了无法估量的支持。

  但是当燃烧军团入侵时,侏儒族却不可思议地拒绝向他们的同盟提供援助。直到战争结束后同盟才了解到侏儒这么做的原因。在第三次战争期间,从艾泽拉斯的内部出现了支古老的威胁向诺莫瑞根发出攻击。侏儒们了解到他们的同盟首要的任务是对抗燃烧军团,就决定要孤军奋战。

  虽然他们英勇奋战保护他们热爱的城市,但是诺莫瑞根还是沦陷了。在诺莫瑞根沦陷期间侏儒种族的大部分人都被杀害了;至少有80%的侏儒惨遭杀害。极少数的幸存者逃到了附近的铁炉堡。

  他们在那里着手重建他们的军队,治愈他们的伤痛,并且准备重新夺回他们被摧毁的城市。就在大地的裂变之前,侏儒的领袖修补者格尔宾·梅卡托克对诺莫瑞根的入侵者发动了一次攻击。这次首发的军事行动是成功的,但是在诺莫瑞根完全解放之前将会有更多的杀戮。

  大工匠梅卡托克是侏儒族最困难的尝试时期的领袖。他的大工匠地位是由侏儒们推选出的,事实上,在这个艰苦卓绝的时期,他自始至终都在这个位置上是他的子民热爱他的铁证。

  作为一个聪慧的发明家,格尔宾梅卡托克以他新颖的设计和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迅速成为侏儒领导阶层的佼佼者。他制造出第一只机械陆行鸟,改进了侏儒的攻城机车,同时为铁炉堡通往暴风城的矿道地铁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尽管从他表面上人们看不出什么,但是,诺莫瑞根的沦陷对于大工匠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

  他对这场席卷他热爱的城市的入侵没有做好准备,而且,他轻易听取了背叛者(曾经自己信任的顾问)的建议匆忙地反击入侵而导致了许多不必要的伤亡。梅卡托克智慧的大脑已经全部集中到一件事情上:解放诺莫瑞根。

  可选职业:战士,牧师,法师,德鲁伊,猎人,潜行者,死亡骑士,武僧,恶魔猎手

  古老而与世隔绝的暗夜精灵在艾泽拉斯历史的形成中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远在一万年以前,远古战争期间他们的英勇行为击退了凶残的燃烧军团的第一次入侵。

  数个世纪后,当分散在艾泽拉斯的燃烧军团残部被邪恶的萨特集结起来时,暗夜精灵再次开始面临威胁。随之而来的萨特之战 使暗夜精灵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最终他们还是战胜了这支残害他们家园的邪恶力量。

  尽管如此,燃烧军团的出现彻底地改变了暗夜精灵社会。暗夜精灵决定不再使用奥术魔法,因为它的草率使用曾经引起了艾泽拉斯的燃烧军团的注意。他们在泰兰德·语风的领导下沿着海加尔山的山丘开始了他们平静自然的生活。

  许多年来,泰兰德统治着暗夜精灵,时刻对恶魔再次入侵的征兆保持警惕。她的爱人,玛法里奥·怒风,和跟随着他的德鲁伊致力于维护着翡翠梦境的大自然平衡。当燃烧军团对艾泽拉斯发动新的入侵时,暗夜精灵的平静生活再次被打破。这次斗争达到了顶峰被称之为第三次战争,燃烧军团和它的骇人的亡灵天灾军团袭击了暗夜精灵的土地。

  玛法里奥和他的德鲁伊们从翡翠梦境的睡眠中苏醒以后,泰兰德集结了其他的暗夜精灵,他们与部落和联盟一起作战,在海加尔山顶峰打败了恶魔首领阿克蒙德和他的爪牙。尽管战争胜利了,暗夜精灵却损失惨重。他们热爱的世界之树诺达希尔,是由巨龙守护者阿莱克丝塔萨、伊瑟拉和诺兹多姆栽种并得到了他们的祝福,使得暗夜精灵得到永生,释放出巨大的能量爆炸杀死了阿克蒙德。为了促使这场巨大的爆炸发生,暗夜精灵选择永远地牺牲世界之树对他们的衰老、疾病和虚弱的保护。

  随着时间的流逝,诺达希尔的伤口慢慢地开始愈合了,但是在范达尔·鹿盔领导下许多的德鲁伊人希望再植一棵世界之树,希望恢复暗夜精灵的永生。玛法里奥警告他们放弃这种利己主义的行为,但是他突然陷入了昏迷,他的灵魂在翡翠梦境中迷失了。没有人阻止范达尔,他就继续实施他的计划。

  第二棵世界之树泰达希尔被种植在离卡利姆多北岸不远的地方,最终它长得耸入云端。和诺达希尔不同的是,新的世界之树并没有得到巨龙守护者的祝福,因此它也无法恢复暗夜精灵的永生。相反,由于翡翠梦魇的黑暗力量从梦境中控制了世界之树的根源,泰达希尔变得腐败。

  此外还得知玛法里奥的可怕疾病就是由这股暗黑力量导致的。当玛法里奥最终从昏迷状态中苏醒时,他开始着手净化泰达希尔的腐蚀,并努力控制那灾难性的梦魇。这些重要事件已经引起了整个暗夜精灵社会的关注。即使如此,这个勇敢的种族面临着许多新的挑战。

  部落的袭击占领了暗夜精灵在灰谷的土地,同时卡利姆多西岸的土地被大地的裂变摧毁了。暗夜精灵仍在努力应对永生的丧失,随着艾泽拉斯大陆的毁灭,他们必须准备抵御所有的威胁。

  由于上古战争,高级女祭司泰兰德语风和她的队友,大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领导过曾经是永生的暗夜精灵。

  一次又一次,泰兰德和玛法里奥英明领导着暗夜精灵对抗燃烧军团的恶魔和其他危险的敌人。但是在过去的数万年,泰兰德一个人承担了领导的重担,玛法里奥则一直专注于翡翠梦境之中。

  第三次战争后不久,玛法里奥被困在了翡翠梦魇中。在梦里,她一直被沉重的阴影缠绕着。在泰兰德果敢的措施下,玛法里奥后来终于被解救出来,并且促成这两位领导人宏伟的婚礼。

  如今,由于政治动荡、自然灾害以及来自部落的袭击,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就跟从前一样带领他们的人民勇敢地面对不可见的未来。

  早在堕落的泰坦萨格拉斯对艾泽拉斯释放其邪恶燃烧军团之前,他已将他邪恶的目光转向了阿古斯世界以及那里的高智商居民——艾瑞达人。

  由于确信具有魔法天赋的种族将会在其摧毁所有生物的黑暗任务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萨格拉斯约见了艾瑞达人的三位领导者——基尔加丹,阿克蒙德和维伦,并用知识和力量来换取他们的忠诚。

  只有维伦拒绝了,因为他曾看到过一个景象。在这个景象里,他的国民被转化成了可怕的恶魔,他们加入了萨格拉斯燃烧军团的队伍。

  一支邪恶得无法形容的队伍将会发展壮大并在无数个世界里进行大规模的屠杀。在立志与堕落泰坦的十字军对抗到底的仁慈能量生物纳鲁的帮助下,维伦集结了其他志同道合的艾瑞达人从阿古斯死里逃生。很久以后,这些脱离出来的人们将自称德莱尼人或“流亡者”。

  基尔加丹曾经像兄长一样爱着维伦,但是,由于德莱尼人逃离阿古斯并且毫不领情地拒绝了萨格拉斯的提议,他被激怒了。为了报复他们,基尔加丹率领燃烧军团的军队在整个宇宙中无情地追杀德莱尼人。最终,维伦和他那些被围困的人们避开了追杀,并在一个遥远的世界中找到了避难所,他们称之为德拉诺,或“流亡者的避难所”。

  经过纳鲁圣光方法的指导,德莱尼人把他们的新家发展成一个非凡的社会,并且开始结识德拉诺本地的萨满式兽人部族。然而德莱尼人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很久。由于发现了逃离者的家园,基尔加丹使优秀的兽人堕落成一支具有残忍的毁灭力量的军队:部落。

  被愤怒蒙蔽了双眼的兽人疯狂地杀戮德莱尼人,超过80%的德莱尼人惨遭屠杀,维伦和其他幸存者被迫藏匿了起来。许多德莱尼人在受到兽人术士使用的恶魔能量腐蚀之后也发生突变,肢体缩小,他们被称之为克罗库,或者“破碎者”。在部落进行为期10年的种族灭绝屠杀之后,萨满祭司耐奥祖在德拉诺各处开启了的魔法传送门,由此产生的魔法压力将垂死的世界撕裂了。

  除了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之外,还有聪明的先知维伦一起统治着阿古斯世界的艾瑞达种族。然而,和他的弟兄们不同的是,维伦具有预知未来的天赋。

  因此,当邪恶的泰坦萨格拉斯给予他们三位领导者知识和力量来接近他们之后不久,维伦就看到了一个景象,他的人民将会变成可怕的燃烧军团的成员。当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轻易地与萨格拉斯结盟时,维伦却集结其他机警的艾瑞达人,在神秘的纳鲁种族帮助下在德拉诺世界找到了避难所。

  不久前,许多德莱尼人重新到艾泽拉斯定居,希望燃烧军团在外域的屠杀行为能够停止。在这个联盟中感受到巨大的鼓舞,维伦和他的追随者对这个高贵的阵营誓忠。由于他们的加入而加强的联盟帮助德莱尼人从燃烧军团手中夺回了他们原来的财产。维伦利用一颗死去的纳鲁的心来祭祀血精灵们被污染的太阳井,将神圣的泉水改造成圣洁而神秘的能量来源。

  虽然燃烧军团在外域的军队已经减弱了很多,并且艾泽拉斯的恶魔入侵也已经被击退,维伦仍旧担心即将来临的光明与黑暗的战争。

  在可怕的格雷迈恩之墙后面,有一个可怕的诅咒已在吉尔尼斯这个独立的人类国家中蔓延,许多健壮的居民被转化成可怕的野兽,他们被称为狼人。

  很久以前,暗夜精灵和恶魔萨特在卡利姆多进行了一场残酷的战争,在这之间有一群德鲁伊使用了一种强大却难以控制的变身形态,显示出古代狼戈德林的愤怒。

  由莱拉尔·狼牙之火教导,这些德鲁伊们试图去压制变身形态体内那股难以控制的愤怒。为此,他们愿意给艾露恩的镰刀提供能量,这是一个由戈德林的利牙和艾露恩的权杖创造的神秘武器。德鲁伊的愤怒没有减轻,然而,武器将莱拉尔和他的追随者变成了狼人:被自己的原始本性奴役的半人兽。

  被愤怒冲昏头的莱拉尔德鲁伊在与萨提尔的战斗不分敌友的展开攻击。被发狂的野兽咬伤的暗夜精灵而受到恶毒的诅咒,感染诅咒后变成狼人。为了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伤痛的蔓延,玛法里奥怒风将狼人放逐到口袋大小的翡翠梦境中,在那里他们永世处于和平的睡眠中。

  狼人的威胁从此被遏制了一千年,直到师阿鲁高将狼人从梦境中放出来。受到吉恩‧格雷迈恩国王的召唤,并被派往前线抵制入侵吉尔尼斯王国的天灾军团。

  然而这些野兽的诅咒很快蔓延至整个银松森林的人类,感染了站在格雷迈恩之墙上的吉尔尼斯士兵。不久这些诅咒蔓延过传说的高墙,并逐渐侵蚀吉尔尼斯的人们。由于奇怪的失踪和攻击报告不断增多,吉尔尼斯城上上下下早已人心惶惶。不久前诅咒受到了遏制,并未继续蔓延下去,但最后证明这胜利只是短暂的。

  正是吉尔尼斯从内战中恢复的时候,诅咒却以更加猛烈的方式卷土重来。让狼人们感到更严重的威胁是遗忘者正在攻打他们的大门企图征服吉尔尼斯。但许多居民所不知的是,一场人性与兽性间的斗争也如火如荼地在狼人族内展开。在整个王国都失去人性之前,这些受诅咒的吉尔尼斯人是否能够重新取得平衡,仍是未知数。

  一次又一次,吉恩·格雷迈恩国王被迫作出艰难的决定,以维持吉尔尼斯的福祉和自主性。第二次战争后,他下令建设看似坚不可摧格雷迈恩之墙,以保护他的人民不受外部的威胁,并使国家有效地避免来自世界的小冲突。

  多年来,格雷迈恩之墙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但是当狼人的诅咒蔓延到吉尔尼斯,巨大的格雷迈恩之墙变成了监狱的大门,而不再是一个避难所。附近的遗忘者和狼人诅咒准备摧毁格雷迈恩和他的祖先辛苦建立的防卫,吉尔尼斯骄傲的国王必须尽一切力量挽救他自己的王国。

  他对严峻形势感到非常愤怒,但是,格雷迈恩面临的最艰巨的任务会是在愤怒完全吞噬他之前将愤怒制服。

  对艾泽拉斯世界的其他种族来说,熊猫人的一切都是谜——除了传说和神话里的只言片语,极少有人真正见过熊猫人,更不要说打交道了。这个高贵种族的历史可以回溯到千万年之前,在最古老的人类帝国诞生之前,甚至在世界大分裂之前,熊猫人就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文明。

  熊猫人是这片神奇沃土的原住民。曾经,他们是残暴的巨人种族——魔古族军阀的劳工。凭借着坚韧不拔的抗争,秘密的外交手段,以及独特的空手搏斗术,熊猫人掀起了一场成功的革命,终结了莫古族的统治,并建立了繁荣千年的熊猫人帝国。

  熊猫人乐于结交朋友,分享美食,有时善意的比武也会增进彼此的感情。他们满足于生活在这种与世隔绝的氛围中,他们的文化在这种氛围中发展,不受外部世界的影响。然而,仍有一些熊猫人对冒险有着浓烈的向往,一如他们对美酒的渴望。这些冒险者想要探索潘达利亚海岸之外的世界。

  在这些冒险者中,最为人熟知的要数酿酒大师陈·风暴烈酒了。为了酿造出世间最特别的好酒,他四处寻觅特殊的酿酒材料,并在联盟建立的过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世界大分裂前夕的绝望岁月里,无数恶魔如潮水一般涌入了艾泽拉斯,凡人世界危在旦夕。

  此时,熊猫人帝国最后一位皇帝找到了拯救这片土地的方法。在之后的一万年里,潘达利亚被不可穿越的迷雾所笼罩,但与世隔绝的岁月也随之来临……

  艾莎·云歌是土水派的追随者。土水派奉行在静默的冥想、严酷的修行和自我的反省中庄严地对待生命。优雅而镇定的艾莎通过坚持不懈的训练,习得了无可挑剔的身法和高尚缜密的心智。

  对于她而言,土水之道即是捍卫正义之道。她认为任何用不光彩的手段获得的胜利都是可鄙的。联盟的文化博采众长,而吸引艾莎的,正是它追求至高理想,追求正义的价值观。

  没有任何其他的城市会比暴风城更能体现人类的决心。在部落首次入侵艾泽拉斯时被摧毁后,暴风城是在第二次战争后由石匠们精心重建的。

  当暴风城惨遭死亡之翼--黑色巨龙的袭击之后,城区部分地区被夷为平地。但其他较为完好的地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美丽,这得感谢他们辛勤的居民。 从作为主要信仰中心的宏伟光明大教堂,到纪念暴风城牺牲勇士的英雄谷——这个城市真正代表了人类的勇敢的心。

  强大的城市铁炉堡深深嵌入在卡兹莫丹的岩石中,是矮人族的力量和适应力的证明。在兽人和人类的第二次大战期间,许多矮人族要塞遭到游牧部落的袭击,然而铁炉堡却从未被攻破。

  由三锤议会管辖,这个城市进入了一个紧张而又危机四伏的时期。但是,如果议会进行公平正义的统治,铁炉堡的新时期也可能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时期。

  这是技术史上的奇迹,诺莫瑞根这个地下城市是侏儒的智慧、雄心与创造力的铁证。它开始于丹莫罗岩石山脚下,深入盘旋至大地之心。

  侏儒的首领和叛变者西科·瑟玛普拉格争夺的战场——一个令人眩目的拥有迷宫般的金属走廊的城市---正在慢慢地被侏儒夺回。

  在第二棵世界之树泰达希尔的庞大树枝上,坐落着一个奇妙的城市达纳苏斯。精致的桥梁,美丽的小树林和铺满树叶的小路装点着城市, 它们是暗夜精灵们崇敬大自然的确凿证据。

  达纳苏斯最引人注目的构造之一是月神殿,是供奉女牧师泰兰德·语风和她的姐妹艾露恩的中心。达纳苏斯是所有暗夜精灵的家园,这个城市也向来自吉尔尼斯的人类避难者敞开了大门。

  许多被攻击的人类都遭受了一种奇怪的诅咒,这个诅咒将他们转化为凶猛的像狼一样的野兽,被称为狼人。尽管他们通常都隐匿起来,但暗夜精灵允许这些外来者进入达纳苏斯,是因为他们对吉尔尼斯人遭受到的诅咒风险太了解了。实际上,早在一千年前,一批暗夜精灵德鲁伊就创造了艾泽拉斯的第一个狼人。尽管到来了这些新居民,达纳苏斯仍旧是暗夜精灵们丰富的文化和辉煌的历史的象征。

  强大的卫星结构的风暴要塞,被称为埃索达的空间飞船曾被一群德莱尼人用来逃离他们在外域的那个危险的家园。在离开支离破碎的德莱尼世界之后,当一场壮观的爆炸撕裂天空时,埃索达现身于北卡利姆多上空。巨大的飞船撞在秘蓝岛的海滨上,从此这里就成了外域的避难者德莱尼人的家。

  在他们突发性的着陆之后,德莱尼人使埃索达的残留部分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将它改造成他们在艾泽拉斯活动的基地。

  多年以来,吉尔尼斯国家在巨大的格雷迈恩之墙后孤独地存在着。他们不受外界影响,国王依靠公民顽强和坚韧的精神,掌握着国家的命运。一系列事件动摇了吉尔尼斯的核心。虽然国家竭力从过去的内战中恢复,一场毁灭性的狼人诅咒传遍吉尔尼斯,当地的一些居民变成了凶猛的野兽。

  这些野蛮狼人针对国王发动了对吉尔尼斯城的突然袭击。未受影响的公民拿起了武器保卫家园,他们正在城市的鹅卵石街和狭窄的街巷全面对抗狼人。然而,狼人的威胁毫无减弱的迹象,大家不禁开始担忧吉尔尼斯的日子已经走到了尽头。

  自一万年前的天崩地裂以来,古老的潘达利亚就一直被浓雾所环绕,不曾被世间的纷乱战火所扰。在这里,茂密的森林和云雾袅绕的山峰孕育了独特而多样化的物种。神奇的熊猫人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即使遭受到远古宿敌的围攻,他们仍然过着怡然自得的生活。

  经历了大地的裂变,联盟与部落即将掀起一场席卷整个艾泽拉斯世界的战争。就在此时,一块新大陆神秘地出现了。潘达利亚的迷雾是否将揭示这个世界的最终救赎?为了争夺这座美丽而富庶的岛屿,部落与联盟这两大阵营是否会掀起一场导向终极毁灭的战争?在潘达利亚神秘的海滩上,答案终将揭晓!

  自第一次战争开始之前,这些可靠的战马就已经驮着他们的人类主人进行了战斗。他们以敏捷和精神气质而闻名,这些特质与它们英勇的骑士完美搭配。

  其中最受探险者器重的是艾尔文森林里高贵的马儿,因为他们面对危险时表现得尤其忠诚镇定。由于他们极度的受欢迎,这些马也可以在塞拉摩甚至在的湿地里找到。

  以蓬松的毛皮和结实的犄角闻名的巴拉克托尔山羊纯朴而又高傲,它们的勇敢无畏也只有自己的矮人主人可以相配。这些本性善良的动物不晓得什么是凶残,但它们却拥有不寻常的耐力和力量。在严寒的诺森德大陆上发现了其它种类的山羊,然而铁炉堡的矮人们还是倾向于产自丹莫罗及其周边地区的这些友善的物种。

  侏儒革命性的发明,机械陆行鸟,是另一项地精工艺的奇迹。每一只机械陆行鸟都是为它的骑行者特别设计的。它们在制造过程中使用了最先进的压缩蒸汽机、四驱的马达动力和纯钢电镀技术,为骑行者提供可靠而耐用的运输。一些人抱怨说机械陆行鸟缺少真正的感知能力,骑着它感觉非常愚蠢笨拙。然而侏儒反驳说,在骑行者熟练的操控下,机械陆行鸟甚至比训练得最好的坐骑反应更灵敏。

  夜刃豹被认为是卡利姆多最凶狠的动物之一。在古代,没有一个大陆的居民们能从这些敏捷野兽迅速而无情的袭击下安全脱身。暗夜精灵看到了凶残猎豹的夜刃豹强大潜力,便想要驯化这种高血统物种作为战斗坐骑。特别是当暗夜精灵巡逻边界时,训练有素的哨兵可以将他们的作用发挥到最大。现夜刃豹已成为暗夜精灵文明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是同伴、是猎手也是坐骑。

  涌入外域的不同种族,特别是虚空生物,为了得到雷象的珍贵的獠牙,大量猎杀纳格兰本地的雷象。然而除了将之视为猎物之外,由于可以作为坐骑,这些巨大的野兽显得很有价值。当德莱尼人乘坐埃索达逃离外域时,他们带了许多物种,其中有驯服的雷象。在艾泽拉斯着陆后,这些长牙生物他们陌生的新家园对德莱尼人建立新的家园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当艾泽拉斯本地的许多野生物作为其他种族可靠的坐骑时,德莱尼人还是更加喜欢健壮的不屈的雷象。

  狂野的狼人可以激发兽性,长途狂奔。凭借发达的四肢,狼人的速度可以与跑得最快的马、夜刃豹和机械陆行鸟相媲美,仿佛这样能满足狼人内心深处原始冲动,跟艾泽拉斯其他种族中使用坐骑的方式相比,狼人很享受这种行走方式。

  为了寻找一种更适合自己的坐骑,熊猫人花了很长时间:他们需要它富于耐心而强壮。龙龟的周身天生覆盖着宛如盔甲的表皮,它们步态沉稳(不论乘客的体重多么惊人),即使长途跋涉也不发脾气,是熊猫人冒险者完美的旅伴。作为在潘达利亚土生土长的生物,这些任劳任怨的龙龟能轻易地负载起旅行者们的必备物品:地图、软垫、脚蹬和酿制品。坐在龙龟硬实的背脊上非常舒服,无论乘客是在新的旅途中长途跋涉,还是想打个小盹儿,都能在龙龟慢悠悠的步伐中找到旅行的乐趣。

  当部落的军队从黑暗之门中源源不断地涌出,并打算征服整个艾泽拉斯大陆时,受到战争威胁的七个人类国家决定联合起来抵抗入侵,因而组建了最初的联盟以洛丹伦王国为盟主。

  后来矮人的铜须氏族和蛮锤氏族还有一部分高等精灵也加入了联盟,与兽人与森林巨魔、食人魔的部落联军作战。

  由人类王国阿拉索帝国分裂的七个独立的国家:激流堡(Stromgarde)王国,暴风王国(Stormwind),魔法王国达拉然(Dalaran),吉尔尼斯(Gilneas)王国,山地王国奥特兰克(Alterac),海上强国库尔提拉斯(KulTiras)和洛丹伦(Lordaeron)王国,暗夜精灵,德莱尼人,土水派熊猫人。

  二次兽人战争过后因建造兽人收容所所产生的高额费用联盟内部产生了矛盾。其中吉尔尼斯王国表示不愿承担维持收容所所产生的费用率先脱离联盟,激流堡紧随其后,高等精灵也在不久之后随之退出。但是安东尼达斯和戴林以及另外几位国王表示会继续维持联盟的存在。在阿尔萨斯杀死泰瑞纳斯并毁灭洛丹伦之后联盟的政治和军事中心也随之从洛丹伦王国转移到暴风王国。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百度联盟
热门文章